国家正规福彩快三网址

  • <tr id='SAkXYX'><strong id='SAkXYX'></strong><small id='SAkXYX'></small><button id='SAkXYX'></button><li id='SAkXYX'><noscript id='SAkXYX'><big id='SAkXYX'></big><dt id='SAkXYX'></dt></noscript></li></tr><ol id='SAkXYX'><option id='SAkXYX'><table id='SAkXYX'><blockquote id='SAkXYX'><tbody id='SAkXY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AkXYX'></u><kbd id='SAkXYX'><kbd id='SAkXYX'></kbd></kbd>

    <code id='SAkXYX'><strong id='SAkXYX'></strong></code>

    <fieldset id='SAkXYX'></fieldset>
          <span id='SAkXYX'></span>

              <ins id='SAkXYX'></ins>
              <acronym id='SAkXYX'><em id='SAkXYX'></em><td id='SAkXYX'><div id='SAkXYX'></div></td></acronym><address id='SAkXYX'><big id='SAkXYX'><big id='SAkXYX'></big><legend id='SAkXYX'></legend></big></address>

              <i id='SAkXYX'><div id='SAkXYX'><ins id='SAkXYX'></ins></div></i>
              <i id='SAkXYX'></i>
            1. <dl id='SAkXYX'></dl>
              1. <blockquote id='SAkXYX'><q id='SAkXYX'><noscript id='SAkXYX'></noscript><dt id='SAkXY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AkXYX'><i id='SAkXYX'></i>

                “森林資源詛咒”的存在性、傳導機制及破解對策:綜述與展望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政府網 /2020-05-07來源:《林業知識服務》微信公眾號
                【字體: 打印本頁

                  摘要:文中研究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的關系,從森林資源詛咒的存在性檢驗、傳導機制和破解對策3個方面對國內外相關文獻進行了梳理總結。結果表明:森林資源詛咒研究已經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是現有文獻對森林資源詛咒現象的實證研究結果不穩定,會因研究對象、時間、樣本以及模型和指標選取的不同而變化;現有研究對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缺乏實證檢驗,在指標選擇和模型構建中尚存在許多不足之處。未來研究需要考慮指標篩選的科學性、計量模型的穩健性以及中介和調節效應的引入等。此外,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可能不是線性關系,因此在建立計量模型時應進行模型形式的優化選擇。
                  關鍵詞:森林資源豐裕度,資源詛咒,經濟增長,傳導機制
                  作者:謝煜  王雨露

                 

                  “資源詛咒”指自然資源豐裕地區相對於貧瘠地區經濟增長更為緩慢的現象,而“森林資源詛咒”指的是森林資源豐裕地區經濟的相對貧困。在實際經濟發展過程中可以觀察到:一些森林資源豐裕的地區恰恰是經濟貧困地區,沒有將“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而同時有些林業發達國家擁有豐富的森林資源和高度發達的經濟發展水平,呈現出“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共存的良好態勢。“森林資源詛咒”是否真的存在呢?抑或是有一些尚未發現的內在機理呢?這些問題引起了國內外學術界的關註。“資源詛咒”最早由Sachs和Warner於1995年展開研究,他們發現“自然資源豐富的經濟體,它們的增長速度往往低於自然資源稀缺的經濟體”,並將具有這種特征的經濟體定義為遭受了“資源詛咒”,典型國家有墨西哥、委內瑞拉和尼日利亞等。之後,國內外學者參照Sachs等的研究方法對自然資源詛咒進行了大量的實證研究,探究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速的作用關系。多數的資源詛咒研究針對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而關於森林資源的研究相對較少。但森林資源是一類可再生的重要資源,研究其資源詛咒現象對森林資源豐裕地區減貧、實現以“兩山理論”為導向的生態文明戰略以及協調我國森林資源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因此,有必要對森林資源豐裕度和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進行深入研究。本文將在對國內外文獻梳理總結的基礎上對森林資源詛咒的存在性、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和森林資源詛咒的破解對策進行綜合述評,並提出進一步研究展望。
                  1 森林資源詛咒的存在性檢驗
                  國內學者在對森林資源詛咒是否存在進行實證檢驗時,多采用計量經濟模型或相關分析方法,對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進行實證研究;而國外對森林資源詛咒的研究較少,大都是針對自然資源詛咒的分析探討。實證結果包括以下3種觀點:森林資源詛咒存在論、森林資源詛咒不存在論以及脫離森林資源詛咒層面而僅研究森林資源與經濟增長間互動關系的二者關系論。
                  1.1 森林資源詛咒存在論
                  近十幾年來,國內學者開始涉足森林資源詛咒的研究,絕大部分是基於省際或縣域層面;但也有學者從微觀層面探討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的作用關系,如謝晨等就以村級面板數據為樣本檢驗了森林資源豐裕度對我國農村林業的影響。這些研究的研究對象一般是森林資源集中分布的區域,如浙江、黑龍江、東北國有林區等,得出的結論表明森林資源詛咒是存在的。
                  目前關於森林資源豐裕程度的度量尚未有統一的方法,國內學者普遍采用森林覆蓋率和森林蓄積量作為衡量森林資源豐裕度的指標,也有一部分學者在借鑒國內外文獻基礎上進行了改進。例如,張菲菲等認為直接使用豐裕度的絕對值缺乏可比性,從而構造了相對豐度指標;陶可除森林覆蓋率和森林蓄積量外還選擇了森林面積、活立木蓄積以及一些間接指標;有學者認為由於各種森林數據數量級不一致,可用人均造林面積和森林面積的對數值作為評價森林資源的指標。對經濟發展水平,多數研究都采用了人均GDP作為衡量標準,但是在其他資源詛咒存在性檢驗的研究中多采用GDP增長率來衡量,這更加符合資源詛咒的原始定義。
                  1.2 森林資源詛咒不存在論
                  由於研究的對象、時間、樣本量以及模型和指標選取的不同,部分學者在對森林資源豐裕度對經濟增長的作用關系進行研究的過程中,得出了前者對後者具有正向作用的結論,即不存在森林資源詛咒。在這部分研究中值得註意的是,劉宗飛等區分了森林資源豐裕度和依賴度,用區域人均森林蓄積量代表森林資源豐裕度、林業系統從業人員數占全社會從業人員總數的比例表示森林資源依賴度,分別實證檢驗了二者是否對經濟增長具有負向作用關系。結論顯示,森林資源豐裕度對經濟增長有正向作用,不存在森林資源詛咒;而森林資源依賴度對經濟增長則起反作用,存在資源詛咒。
                  1.3 二者關系論
                  除以上2種觀點外,還有相當一部分學者並沒有直接研究森林資源詛咒存在與否,而是僅僅探討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之間的相互關系。這部分學者多采用相關分析、環境庫茲涅茨曲線模型和數據擬合的方法,得出了以下2種結論:一種是經濟增長初期會造成森林資源的大量采伐與破壞,但當經濟增長超過某個“拐點”後,森林資源狀況會得以改善。並且相關研究發現,我國的人均GDP在2015年越過了“拐點”,理論上已經實現了“金山銀山”和“綠水青山”的共贏。另一種是人均GDP增長對森林資源有較強的正向作用,森林資源不會在經濟增長初期因過度利用而減少,而是隨經濟發展緩慢增加。這些研究揭示了目前對森林資源詛咒研究的不足,即不能只局限於分析森林資源對經濟增長的單向作用關系,經濟增長對森林資源也有一定的影響,研究中應考慮內生性問題,整體看待二者關系。
                  2 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
                  “傳導機制”在資源詛咒研究領域內指的是自然資源對經濟增長速度的影響機制與傳導途徑,是觀察到資源詛咒現象之後的歸因。國外學者發現自然資源詛咒地區普遍存在尋租行為、腐敗和影響經濟開放程度等問題,資源稟賦阻礙經濟增長可能是由於政府機構和宏觀經濟政策導致的。在中國省際及縣域層面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可以歸納為一般自然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和森林資源詛咒特有的傳導機制。其中,一般自然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是指包括森林資源在內的所有自然資源中存在的資源詛咒現象傳導機制,而森林資源詛咒特有傳導機制是指在中國林業經濟、社會和生態條件下森林資源所特有、在其他自然資源詛咒中不明顯存在的傳導機制。
                  2.1 一般自然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
                  2.1.1 “荷蘭病”效應

                  上個世紀中葉,荷蘭發現了大量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采掘業因此蓬勃發展,致使傳統制造業衰退、經濟蕭條,這種“逆工業化”現象被稱為“荷蘭病”。“荷蘭病”效應被認為是資源詛咒的主要傳導機制。我國的林業地區加工鏈短,多生產初級林產品,資源配置效率低,過度依賴木材資源,產業結構單一。這些問題都容易使該類地區患上“荷蘭病”,引發“資源詛咒”。對於“荷蘭病”問題,國外學者認為可以利用政策激勵那些有活力但不繁榮的部門,推進高新技術及知識型部門生產率的提升;也可以通過調控匯率將資源開發的收益納入穩定基金,用於建設多樣化產業和發展高新技術。
                  2.1.2 擠出效應
                  當物質資本長期投入某一資源產業,就會使其邊際收益遞減、經濟效率低下,抑制其他產業的發展,從而導致擠出效應。擠出效應與“荷蘭病”效應的作用形式有相似之處,容易混淆,但二者並不完全相同。“荷蘭病”效應是在資源產業範圍內,由於資源的開發利用效率低和出口過多等導致制造業萎縮、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擠出效應則是在全產業範圍內,由於資源部門的資本投入過多,使得地區其他產業由於資金投入不足而發展滯後。研究發現,擠出效應最顯著的特征是當地的人力資本投入與科技創新不足,其原因是對林業產業的過度資本投入使得與經濟增長密切相關的領域如教育、科研及基礎設施等的資金投入不足,教育投資的忽視導致高素質人才外流,而科研激勵不足則影響資源利用效率和創新能力,難以實現產業多元化發展,從而降低經濟增速。
                  2.2 森林資源詛咒特有的傳導機制
                  相比於礦石、石油等集中型的自然資源而言,森林資源因產品價值多元、區位分布離散及林業政策制度的實施等,其傳導機制與其他自然資源不完全相同,有自身的特殊性。
                  2.2.1 制度弱化問題
                  有學者研究發現,某些地區擁有豐富的森林資源,但由於產權主體虛置、責權利分離,容易導致管理範圍重疊、職能交叉和監管缺失等問題,其根源則是產權制度弱化,造成當地經濟發展較慢。同時,森林生態效益補償機制有待健全。一直以來,人們更多註重森林的林產品價值,而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很大部分都未能作為商品進入市場交易;因此需要完善生態補償機制,避免森林資源發生“公地悲劇”,使豐富的生態產品成為當地經濟發展的新動力。
                  2.2.2 森林資源的路徑依賴
                  在森林資源豐裕區生活的林業經營主體由於缺少其他高收入的工作機會和行業,容易出現高度依賴森林資源的現象;而傳統的林業產業主要是木材采伐加工業,因產業結構單一及生產率低等原因,並不具備產業競爭優勢,難以產生較高的經濟收益。
                  2.2.3 國家森林資源保護措施
                  為避免森林資源的無序開發與資源浪費,國家對部分林區采取了相應的保護措施,如森林采伐限額、天然林保護工程、退耕還林工程等,且森林資源為國家或集體所有,區域內的貧困人群無權對其隨意開發利用,部分農民迫於生計只能對森林進行盜伐和破壞,因此產生“富饒的貧困”現象。
                  2.2.4 區位及交通因素
                  森林資源貧瘠區如上海、江蘇、天津等多位於沿海靠江地區,優越的地理位置促使這些地區的外向型經濟蓬勃發展。而森林資源豐富的吉林、黑龍江、內蒙古、雲南等地區,在擁有大量森林資源的同時,還存在著更多的其他資源的劣勢:由於地理性隔絕、城市化率不足,存在原始性貧困;土壤貧瘠、土地生產力較低,農業發展困難;基礎設施落後、地處偏遠、地形復雜,即使有豐富的林產品也很難運輸到市場上進行交易。種種原因使其資源優勢近乎於消失,導致這些區域的經濟發展增速較慢。
                  3 森林資源詛咒的破解對策
                  學者們在對森林資源詛咒的研究中,通常並未把破解對策作為研究重點,而是在得出傳導機制或二者關系的實證研究基礎上提出或經定性分析後給出較為籠統的對策。
                  3.1 產業方面的破解對策
                  為避免“荷蘭病”效應導致的經濟增長動力不足,學者們提出以下4點破解對策:一是進行產業結構調整,通過延伸和擴展林業產業鏈提升林業產業競爭力;二是促進森林內生性生態富民產業的發展,如休閑養生、林下經濟等;三是創新森林資源的經營理念,充分挖掘森林資源的深層價值和功能,變“綠水青山”產地為銷地,通過精深加工提高林產品附加值,逐步減少原木出口;四是完善林業社會服務體系,加快退耕還林後續產業發展,在維持區域生態恢復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的前提下利用森林資源優勢大力發展生態綠色產業。
                  3.2 資本方面的破解對策
                  為緩解受擠出效應影響導致的人力資本投入和科技創新不足,學者們提出以下解決措施:一是提高區域內的教育水平,制定人才優惠政策,加大基礎設施與人力資本投資;二是以科技帶動林業發展,依靠科技的逐漸成熟和相關制度的創新使經濟在質量統一的基礎上穩步增長;三是加大林業資金監管力度,提高林業資金的投入產出效率,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避免林業性競爭腐敗。
                  3.3 制度方面的破解對策
                  針對制度弱化問題,學者們提出以下破解途徑:一是促進生態補償機制的長效推廣,將森林的生態效益內部化;二是在明確生態資產產權的基礎上,建立與“綠水青山”相關的各類產權交易制度,同時促進市場交易和流轉制度創新,健全市場保障與支撐體系,推動地區的林業分權改革;三是對於經濟增長過度依賴於消耗森林資源的地區,可以嘗試“天保”工程等措施加快經濟增長與森林資源消耗之間脫鉤的進程,通過政策幹預強制脫鉤;四是要考慮到森林資源的可持續性,減緩森林資源的采伐速度,杜絕非法砍伐與超額砍伐行為,根據《京都議定書》的清潔發展機制(CDM)給予CDM造林項目一定的經濟補償。
                  3.4 農戶個體方面的破解對策
                  森林資源詛咒地區的農戶個體既是導致“森林資源詛咒”的一個關鍵因素,又是森林資源“詛咒”的對象。因此,要破解詛咒需從農戶個體方面入手:一是重視針對貧困人口的賦權和能力建設,將森林資源管理權逐級下放,增加農民參與經營和公平交易的機會;二是切實維護農戶利益,對森林豐富區的貧困人口實施生態補償,避免出現農民迫於生計盜伐森林的情況;三是支持區域經濟領頭企業發展,以企業帶動農戶脫貧;最後,對於受區位及交通因素影響的森林資源豐裕區,必要時可以實施居民搬遷,通過合理規劃充分利用相關資源。
                  4 國內外研究存在的問題與展望
                  從國內外學者對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關系的探討中可以看出,國內大部分學者都認為“森林資源詛咒”在我國省際及縣域層面是存在的。“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與其他自然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有相同的地方,但也有其特有的傳導機制。總體來看,對森林資源詛咒的研究在我國尚未成熟,仍然存在著許多不足。
                  4.1 國內外研究存在的問題
                  4.1.1 指標選取

                  在研究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的關系時,學者多采用人均GDP來衡量經濟增長水平。但人均GDP指標不符合對資源詛咒的原始定義,且一般來說人均GDP的時間序列是非平穩序列,如果采用GDP增長率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這一問題。
                  在選取森林資源指標時,森林資源依賴度和森林資源豐裕度分別代表了森林資源的流量和存量,其中流量表示為促進經濟增長已采伐或利用的資源量,存量表示能夠用來促進經濟增長的資源數量和質量。現有文獻大都未將二者區分,而是混為一談,使得指標選取混亂、研究結果存疑。此外,很多研究中未對森林資源豐裕地區與森林資源貧瘠地區這2種不同類型的區域進行對比,只是單一地研究資源豐裕地區。有學者按森林覆蓋率是否超過30%來劃分森林資源豐裕地區和貧瘠地區,缺少森林資源的統計分布討論,劃分標準不夠嚴謹,可以采用聚類分析的方法進行劃分以提高可信度。
                  4.2.2 模型構建
                  國內學者在對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研究過程中,根據我國林業政策實際情況和森林資源的特殊性,提出了有別於其他自然資源的傳導機制,適用性與針對性較強。但是僅有個別研究中引入自變量的交互項構建計量模型,對傳導機制進行了驗證;而其余大多數研究都只是定性地提出傳導機制,未對其中介和調節效應進行實證檢驗,僅限於理論上的探討。因此,從實證角度去檢驗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還有待繼續深入。從計量模型的實證結果來看,由於研究的對象、時間、樣本量以及模型和指標選取的不同,學者對於對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的關系研究尚未形成一個確定的結論,對是否存在“森林資源詛咒”有一定的爭議。在模型構建時未考慮中介調節變量的設定,因此所選取的指標和樣本不同會導致所得結論不穩定,存在模型穩健性較差的現象。
                此外,森林資源詛咒的破解對策提出比較籠統,針對性和實用性不強,缺少成功的案例討論。
                  4.2 研究展望
                  1)選取經濟增長和森林資源評價指標時,要註意指標篩選的科學性,嚴格按照資源詛咒的定義進行指標選取,以使研究結果具有更好的可比性。
                  2)模型構建中要充分考慮和區分中介變量和調節變量,對資源詛咒的存在性和傳導機制進行定性假設和定量驗證,使得研究結論具有更高的可信度,提升模型的穩健性。未考慮中介變量的負向間接遮掩效應和調節變量的調節效應,可能是造成森林資源詛咒研究結論不一致的原因之一。其中,調節效應可影響自變量與因變量之間關系的正負和強弱,中介變量的遮掩效應可導致自變量與因變量之間關系不顯著。自變量與因變量之間的關系如圖1所示,其中單向箭頭代表變量間的作用方向和關系。在森林資源詛咒中多數研究的計量模型采用的是圖1中模型(a),即只考慮了因果關系。
                 

                圖1 引入調節變量和中介變量的模型構建

                 

                  3)模型構建中模型形式也是影響研究結果的重要方面。現有研究中多假定森林資源豐裕度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是線性的,這一假定可能是不成立的,特別是在長面板數據或時間序列數據中表現尤為明顯。如森林資源環境庫茲涅茨曲線中二者關系呈倒“U”型,也有可能是“N”型等其他的非線性形式。因此,未來研究在森林資源詛咒計量模型建立時,應考慮根據模型擬合度的優劣對模型形式進行優化選擇,采取相應的模型形式。
                  綜上,在“兩山理論”的號召下,如何將“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尋找出森林資源詛咒的傳導機制和破解對策是當前亟待解決的問題。這要求學者在借鑒國外相關文獻的基礎上,尋求適合中國國情的研究指標與方法,得出經過實證檢驗的資源詛咒存在性結論和傳導機制才更具有說服力。在此基礎上,切實地提出破解森林資源詛咒的對策,使得“綠水青山”成為百姓致富、可持續發展和開放共享的“金山銀山”。
                  第一作者:謝煜,教授,博士,主要從事林業管理工程研究
                  王雨露,碩士生,主要從事林業管理工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