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平台开奖

  • <tr id='JgwnE5'><strong id='JgwnE5'></strong><small id='JgwnE5'></small><button id='JgwnE5'></button><li id='JgwnE5'><noscript id='JgwnE5'><big id='JgwnE5'></big><dt id='JgwnE5'></dt></noscript></li></tr><ol id='JgwnE5'><option id='JgwnE5'><table id='JgwnE5'><blockquote id='JgwnE5'><tbody id='JgwnE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gwnE5'></u><kbd id='JgwnE5'><kbd id='JgwnE5'></kbd></kbd>

    <code id='JgwnE5'><strong id='JgwnE5'></strong></code>

    <fieldset id='JgwnE5'></fieldset>
          <span id='JgwnE5'></span>

              <ins id='JgwnE5'></ins>
              <acronym id='JgwnE5'><em id='JgwnE5'></em><td id='JgwnE5'><div id='JgwnE5'></div></td></acronym><address id='JgwnE5'><big id='JgwnE5'><big id='JgwnE5'></big><legend id='JgwnE5'></legend></big></address>

              <i id='JgwnE5'><div id='JgwnE5'><ins id='JgwnE5'></ins></div></i>
              <i id='JgwnE5'></i>
            1. <dl id='JgwnE5'></dl>
              1. <blockquote id='JgwnE5'><q id='JgwnE5'><noscript id='JgwnE5'></noscript><dt id='JgwnE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gwnE5'><i id='JgwnE5'></i>

                做好“減法”“加法” 重現山清水秀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政府網 /2020-05-15來源:重慶日報
                【字體: 打印本頁

                做好“減法”“加法” 重現山清水秀

                ——重慶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成效報道之二

                  ■在綜合整治中,我市除了通過拆違、搬遷為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生態承載力做“減法”,還按照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的思路,結合縉雲山的地理、氣候、水環境和植物生長,對拆除、搬遷後的地塊開展生態修復,為保護區的生態承載力做“加法”

                  ■目前,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外共實施生態修復面積57.7萬平方米,栽植各類花木近90萬株,讓“主城綠肺”重現山清水秀

                  “這兩年,黛湖的‘情緒’在慢慢變好。”近日,在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半山腰的黛湖邊,北碚“土著”、網名“城宏”的攝影發燒友告訴重慶日報記者。

                  雖然這只是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中的一汪湖水,但黛湖會向懂她的人吐露心聲:在周邊經營場所多、生態“壓力”大的時候,湖水褐中帶黑,像陰沈著臉。

                  如今,隨著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的推進,排汙清零之後,黛湖早上是恬靜、深沈的孔雀藍,白雲與鳥影從湖中掠過;正午時分,陽光在祖母綠的湖面上灑下點點跳躍的金光,像一串串悅耳的笑聲……


                4月26日,生態修復後的縉雲山黛湖,如鑲嵌在山中的翡翠

                  

                  北碚區黛湖顏值更高 “內涵更深”

                  上個世紀30年代初,黛湖所在地還是一片深窪。愛國實業家盧作孚見此地奇特優美,便攔谷建壩,黛湖也成為我市第一座重力壩水庫。由於生態環境良好,這裏生長著130多種藻類,被稱為“藻類基因庫”。

                  上個世紀90年代末,隨著休閑旅遊的興起,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開始發展農家樂。黛湖周邊先後建起了雲登酒店、金湖灣度假村等4家經營場所,共占地面積2.2萬平方米,有床位近300張。隨著這些經營場所規模的逐年擴大,黛湖的生態受到極大的破壞。

                  “這幾家經營場所到了夏天會抽取湖水作為普通生活用水,導致水位下降,有時會將一些汙水排入湖中,這也是湖水一度變成黑褐色的原因。”北碚區委辦公室副主任呂玉春介紹。

                  隨著保護區綜合整治工作的推進,在保障經營者合法權益的情況下,今年黛湖附近的4家經營場所被整體拆除。

                  在已拆除建築的湖邊,水生美人蕉、香蒲正在拔節生長;湖岸上,通過覆土建成的花境裏,粉紅色的美女櫻、紫色的石竹花、金邊的墨綠劍蘭等花草,將綠蔭中的湖畔裝點得生機勃勃;在藍色的人行便道上,不時有遊客拍照留念。

                  “經過整治後的黛湖,恢復水域1.8萬平方米。湖岸、湖中累計種下86種喬木、灌木、水生植物、花莖植物,面積達到2.9萬平方米。”呂玉春自豪地介紹:“現在的黛湖不僅顏色變美了,而且湖水比同期高1米左右,生態涵養功能更為明顯。”

                  北碚區是綜合整治工作任務最重的區。該區請專家制定黛湖、馬中咀、雨鳴澗等5個區域生態修復和景觀提升方案,種植喬木、灌木、草本植物等65.6萬株,修復保護區內及周邊生態50.4萬平方米,進一步增強了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城市綠肺”效應和天然屏障功能。

                  

                環衛工人在黛湖岸邊清掃人行道(攝於2月28日)

                   

                  沙坪壩區青木關鎮為曾經的礦山“療傷”

                  最近,一輛輛載滿腐殖土的大卡車不斷進出沙坪壩區青木關鎮四楞碑村。當地政府為了修復已關停礦坑的生態,在采石場鋪上一層厚厚的腐殖土,並根據村民意見栽種經濟林木。

                  村民委員會主任王誌勇上門向群眾征求意見時,53歲的村民邱遠模選擇種桃樹:“我要種水蜜桃,春天看花,夏秋摘果,想起就安逸得很!”

                  四楞碑村背靠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從上個世紀末起,村裏開辦了4個采石場。邱遠模像其他村民一樣,在采石場當礦工,雖然收入不錯,但也落下了腰痛、咳嗽等毛病。

                  “那時候幾天不抹門窗,就會積一層厚厚的灰。”邱遠模回憶說:“卡車進、卡車出,礦坑也越來越大。但想到包包鼓得起,大家也不那麽看重環不環保的問題。”

                  2010年,沙坪壩關閉了轄區內全部采石場,邱遠模不得不外出打工,為此他還一度埋怨過政府“對石頭、樹子比對人還好”。

                  青木關鎮黨委書記梁善能表示,在這次綜合整治中,鎮裏在消除礦山地質安全隱患的基礎上開展復墾復綠,對轄區內四楞碑、關口兩個村已關閉的多個礦坑進行生態修復,填土石方50多萬立方米,並在其上覆蓋一層0.6米厚的腐殖土,然後根據村民意願種植相應的生態或經濟林木。

                  “把生態修復、農村建設用地復墾與國土綠化結合起來,既為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添綠’,也為村民長遠發展添一份保障。”梁善能說。

                  在生態修復過程中,沙坪壩區有針對性地修復保護區生態環境脆弱區域,完成覆土復綠7萬余平方米、復耕近1700平方米;在推進礦山修復治理中,種草10多萬平方米,栽種苗木1000余株;對拆除房屋和附屬院壩等4.5萬平方米區域實施生態修復,當地生態環境顯著改善。

                  “這幾年在外面,說起我家周圍全是樹,大家都羨慕得很,說比住城裏的別墅還安逸。”邱遠模說:“經歷多了,才明白保護生態很重要。一棵樹長大要10年,而砍樹只要10分鐘,所以做事不能只貪圖眼前。”

                  

                4月26日,市民在黛湖環道上散步休閑(本組圖片均由記者萬難攝)

                  

                  璧山區大路街道宅基地上已是草木蔥蘢

                  上周,在璧山區大路街道龍泉村當護林員的余光菊去巡山,拍下了幾張老宅所在地的照片回來給兒子看。

                  兒子伍成勇回憶半天,也看不出這是什麽地方。在余光菊的提示下,他才勉強認出了這是曾經的屋基和羊棚所在地。照片上,桂花樹、小葉榕舒展著枝葉,蘆葦、茅草擠擠挨挨長滿每一處土地空隙,有的已有一米多高。“沒想到樹和草都長得這麽好,搞得我都認不出來了。”伍成勇說。

                  龍泉村地處縉雲山間,余光菊原來在半山腰上養了上百只山羊,為了給羊一個棲身之所,她在老屋邊搭建了300平方米的石棉瓦簡易羊棚。

                  當地村民搬遷下山後,為解決像余光菊這樣無技能勞動力的生活問題,村裏向她提供了護林員的公益崗位。這讓她能經常回老家探訪,並見證了老屋舊址上草木日益蔥蘢、與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融為一體的過程。

                  據了解,璧山區結合國土綠化提升行動,利用植樹造林等重點節點,對整治點位全部實施生態修復工作,包括拆除地上建築物、清運建築垃圾、按原狀恢復地類等,累計復綠面積3400余平方米,種植桂花、小葉榕等200余株,草本植物16萬株,實現應綠盡綠。(記者 羅蕓)